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无边无际 > 正文

我们去不朽的温暖里相爱_微小说

时间:2018-01-01来源:一朝一夕网

【一】

我有一个秘密,她叫A。

我曾在无数天里悲戚的想着她,怀念着我的爱人.。

亲爱的小呓,快穿上那件红色的小袄,外面有风,别忘了拿上你的口罩。我们出门,我们去见你的妈妈。

我看着我们的孩子,她已经长成一个美丽的女孩。她有动人的长发,有像白雪公主那样的嘴唇.她的眼睛很漂亮,还好她很喜欢微笑,她笑起来的眼睛像两只小船,带着波光粼粼的温暖。我想她也迫切的需要见到她的另一个母亲,在我无数的白天黑夜里向她源源不断的叙述着的那个美好的女子。

我的爱人。

我们已经来到了墓园。我感到那女孩的手紧攥着我。别怕宝贝,她会爱你的。

我又看到了你的脸,是多年前那张青春的面孔。我像是一个来自千年之外的人一样小心翼翼的来拜访一个姑娘干净苍白的21岁,我在无数冷漠的日子里忏悔,我向自己絮絮的讲着一对恋人的故事,她们是一对美丽的同性恋。

她们深深地爱着彼此。而在多年后,只剩下了其中一个人。被剩下的她始终无法将那明晃晃的刀尖深入到自己的皮肤里,她分明有看到那一天的A想要来接她。她张开着美好的羽翼轻轻地说:透透我们走吧。她多想和她一起去天堂啊,那里有着安详明亮的灯光,她们就在不朽的温暖里相爱。她还是无法战胜痛楚,她看到那样奔腾的血注溅射在镜子上又缓缓地落下来,像是从她的眼眸里流出来的泪。她感觉到亲爱的小A温柔的吻去那些粘稠冰冷的血,她遮住了她的眼睛,她吸吮着她纤细透明的手腕上源源不断涌出的溪流。

我说:小A,我疼。

我听到来自遥远的声音说:我可以带你离开的,爱人。我不想一个人离开。

我静静地感受着我的生命被那些黑暗里突兀存在的时针缓慢而艰难的载走。

我感到无边的悲凉与哀戚.微弱的心跳动着撞击着胸腔是那样的生硬与冰冷。

那把明晃晃的刀子上已经被僵硬的蒙上一层暗红的颜色。

我说:亲爱的小A,我好冷。帮我把窗帘拉上吧。

我没有听到有任何温暖的回答。风撕裂了薄如蝉翼的窗帘疯狂的巴彦淖尔看癫痫专科医院席卷这里。

爱人爱人,你去哪里了。我好疼。

好冷。

当那个女人敲响了她的房间要送来清洗过的衣服时,房间里只有生冷的风声.她扭动了把手。

带着干净的皂角香的衣服们重重的打在了地上.激荡起一阵微小而细密的灰尘.冷笑的风卷起了它们。他看着那个疯狂惊慌的母亲拯救着她濒临死亡的女儿。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爱人.我那时是多想和你离开阿我,我是多么爱你阿……

我被冰冷的仪器探索着深入到了五脏六腑。洁净的纸上黑色的小字体郁郁的聚集在一起,像散不开的雾。

妈妈带我离开了医院.我问她:我生病了吗。

那个悲伤到想要毁灭掉一切的女人拼力的将泪水阻挡在眼眶里。她睁开那双不知黯淡了多少的眼睛说:医生说只是暂时的失忆。

失忆。她像花朵一样的孩子得了抑郁症。她多么不想承认阿。

我住进了一个洁白的房子里,洁白的让我好像在天堂里,白的让我好像是虚无。

我讨厌起那些细微的灰尘,他们沉重的铺在洁白的地砖上像是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女孩的脸,那样一张青春的面孔。她的手骨是那样苍白的枯涸,像是深冬里冰冷脆弱的枝干。那僵硬的枝干是那样的瘦弱和忧伤,我触摸着那些斑驳的瘦弱与忧伤,像是在抚平一颗已经干涸的心脏。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指突然变得尖锐就那样狰狞的向我撒下了一张巨大的网。狰狞的网带着潮湿的气息紧紧地环住我,那些空洞的洞口不断地缩小缩小直至他们变得再也没有缝隙了,我被桎梏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结界里。

我用力的踩向那些被负荷了记忆的尘埃,他们像一个厚重的地毯一样带着松软。他们惊慌的激荡起。我的耳旁有源源不断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的像深邃的玫瑰花海一样,像是那些遭受了虐待了的尘埃们的深深呓语。喔,呓语,他们像是无数只嗡嗡的苍蝇。于是我奋力的尖叫,那些疾驰而来回音遮住了那些呓语。

真乖。

我又躺在这张洁白的床上,透明的液体顺着细小的针孔流入青蓝色的血管中。输送进阵阵的凉。

亲爱的妈妈来了,她好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像承载了所有的疲惫而来.我说:你的手太凉了。

我看到这个悲伤的母亲终于哭了,那苍白的手指想要得到救赎般的抓紧了我。

在我那些灰暗到毁灭一般痛楚的日子里。我的记忆负荷在那些灰尘里在柔和的光束下荡漾,像是一颗颗微小的梦。

那女人伏在床边哭泣的诉说着她的苦。

我知道我已身不能退,我的母亲,我无法再去触碰她的情感了。

那些记忆像是一个深邃的缺口,黑黝黝的被撕扯出一个漏洞,有暗红色的血欢欣的涌出。

我的梦里,红成一片汪洋的血海。

【二】

爱人,我们的宝贝来看你了。她有一个天使一样的名字,她叫小呓。

金色的桔梗,你收到了吗。

亲爱的A。

【三】

21岁时的记忆像一个巨大的缺口一样深邃却又无处可寻。在我多少的梦里,依稀隐现的天使开着温暖的羽翼,她在叫我的名字,像是呓语一样摇曳和虚无的声音。

有多少浑浊的日子里,我那些不了了之的记忆被甩在了阴沉昏暗的角落里繁衍生息。

2012年7月4日,我出院。妈妈带着丧失了一切的我来到了新的家。

2012年9月1日,我在一所美术学校上课。

2013年4月13日。

一个沧桑的母亲找到了我,她给我带来了一本陈旧的日记。

那母亲说,她发现了藏在床下的日记簿,恍惚觉得要拿给我。

那母亲絮絮的说了很多,我像一个优伶一样被人狠狠刺中了心脏。

她离开了,带着干涸的泪迹。厚厚的日记簿在我手里,沉重的那样清晰。

2010年1月10日。

她从我面前走过了,我感到我再也不能行动或是言语。

2010年4月7日。

我无法说出我的心意,那女孩是明媚和青春的。

2010年5月8日。

我们在图书馆,她坐在我旁边在翻阅一本《红字》,我感觉我杭州治疗羊羔疯十佳医院有哪些就像那个被刻上了A字的女人一样,我的心无处遁行了。她一定是爱极了那本书,她翻阅书页时的表情那样美好。

……

2012年5月。

透透,我多爱你阿,我真想永远的留下你。但是我已经没有希冀,我时常梦到那夜的荒凉和冷漠,潮湿的青苔和石阶。

对不起,我无法让你接受那样一个污秽的事实。我爱你阿,我们要去孤儿院领走一个漂亮的小公主,给她穿上最美丽的衣服,她就像一朵桔梗一样艳丽。

2012年5月17日。

……

我像是在看别人的风景,这日记簿的女主人一定很爱透透,透透是我的名字,亲爱的。

黑暗里,我听到开锁的声音,钥匙深入到锁口里,转动把手。

那扇门打开了,却是没有尽头黑暗。一阵脚步声踩着节奏由远及近而来,清脆而生动。

那脚步声在黑暗的门前,在黑暗里,像是踩空了一样掉进了悬崖。

那一阵短暂的飞翔没有让她生出翅膀,她陷入了沼泽一样的黑暗里。

【四】

那时的我已然清晰,我知道我为何坚持要上美术学校。我亲爱的小A是一个未成型的画家,她深爱着她的画以及我。

我亲爱的母亲,独自一人养大了我,我的父亲在一次出海中永远的追随了那片深邃的海洋。我无法想象那是一个多么漫长的蜕化,我的母亲要承受多大的痛苦才得以抚养起她的孩子。但是她的孩子却是一个爱上女孩的疯子。她的女儿丧失了记忆,她怕她再次想起,她收起那些日记和爱情的信物,带着她受伤的孩子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想我现在不会成熟,只有慢慢老去。

2016年,我在美术学校毕业,我留在了那里当教师。

2017年,我26岁,遇见了一个男人,他的心意像一只没有方向的苍蝇一样撞进了我的生活。他不懂得如何去修剪我的桔梗,他总是拿着那把明亮的剪子和花洒站在惨败的花旁窘迫愧疚的看着我。

他居然知道我是喜欢绿色的,我从未对人说起过,他把房子刷成了淡淡的绿,我的桔梗摆在窗台前。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呢

2019年,我和他结婚一年,我们从未在一张床上热烈的狂欢着到达幸福的彼岸。我终于肯对他说起我未完成的青春以及那个惨淡的21岁。他已经知道在拥抱我时一言不发。

2020年,我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她有动人的长发,有像白雪公主那样的嘴唇.她的眼睛很漂亮,还好她很喜欢微笑,她笑起来的眼睛像两只小船,带着波光粼粼的温暖。

2026年,我带着小呓来到了墓园,她第一次见到了她亲爱的母亲。

2026年7月,我带着那本泛黄的日记簿来到了蔚城,这里有海一样的桔梗花。

我在桔梗花的海洋里再次翻看着那本陈旧的日记,它证明了一个叫A的天使来过这个祥和的世界。

风吹着桔梗花的海洋,他们在阳光下低低的呓语。

亲爱的A,是你来接我了吗。

合上日记簿,打电话给我亲爱的丈夫。

“……”

“你到了吗。”

“嗯。”

这样明媚的阳光下,有亮晶晶的东西飘下来。是雪,她们欢快的掉落下来,在空气里亲切的触碰着。

“不要说再见。”

“好,还没到时间。”

我听到那边的他哭了。

我照下来这场7月里奇异缤纷的雪花,给他发过去,我说:再见。

亲爱的A,我要去找你了,真抱歉让你等待了这么久,我们已经有一个亲爱的宝贝,她叫小呓。

A,天堂里是不是很温暖呢,我就要去找到你了,我们一起..我们一起在不朽的温暖里再次相爱吧。

我多么爱你阿,那片桔梗也是,听他们都哭泣了呢。不不,不要哭泣喔。亲爱的风,谢谢你带我去见她,她叫A,是我的爱人。

A,我生出了翅膀呢,我终于变成天使了。我看到你了。真乖,亲爱的,谢谢你一直等待着我。

我们这就一起离开好吗,我们去不朽的温暖里相爱。

我的爱人。

------分隔线----------------------------